來源:經濟參考報

中國大陸不良資產行業正在由傳統四大資產管理公司(AMC)壟斷格局逐漸向更多主體參與的多元化格局轉變,但四大AMC仍是這個市場上最重要的參與者。《經濟參考報》記者日前在採訪中了解到,伴隨此輪不良資產市場規模的擴大,四大AMC紛紛加速業務布局,一方面擴大不良處置路徑,鞏固不良資產經營主業﹔另一方面繼續向金融控股集團方向轉型,利用全牌照優勢深度參與本輪市場化債轉股。

做強主業

探索不良處置新路

中國大陸的不良資產市場正在快速擴容。麥肯錫最近發布的一項數據顯示,一方面,銀行等金融機構持有的不良資產規模近年來正在持續上升,預計至2020年將達約4.8萬億元﹔另一方面,實體企業等非金融機構的應收賬款規模也在不斷攀升,回收周期不斷延長,其不良資產規模也在飛速擴張,企業對資產及債務重組的需求日益迫切,預計至2020年可為資產管理公司提供約8000億元的市場。

伴隨多家地方AMC的成立和五大行專司債轉股業務的資產投資子公司的密集獲批,中國大陸不良資產處置市場也逐漸顯現出多元化態勢。而作為這個市場絕對的主力軍,四大AMC在不斷鞏固不良資產經營主業的同時,也在積極探索諸如“互聯網+不良資產”等新型不良資產處置路徑。

事實上,不良資產經營業務是AMC所有產品業務體系的基礎,也是AMC重要的收入和利潤來源。中國華融發布的2017年中期業績顯示,2017年上半年,不良資產包市場佔比超過50%,不良資產經營業務的收入總額近353億元,較去年同期大幅增長七成多,佔集團收入總額的比例近六成。中國信達今年上半年實現不良資產經營收入總額176億元,同比增長7.2%。同是今年上半年,中國長城收購金融不良債權411億元,收購非金融不良債權354億元。此外,中國東方也表示,將繼續擴大不良資產業務投資。據悉,上半年中國東方已決定將今年新增投資額度的一半以上用於不良資產業務。

除傳統方式外,四大AMC也在積極探索諸如“互聯網+不良資產”等新型不良資產處置路徑。近日,阿里巴巴集團與中國長城資產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在不良資產處置業務、不良資產反向招商業務等領域展開全面合作。截至目前,阿里拍賣與中國長城、中國信達、中國華融、中國東方四大國有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均達成合作,共同探索通過互聯網技術、渠道與數據實現不良資產營銷及處置,開發設計以不良資產交易為核心的互聯網產品。

統計數字也反映了中國大陸通過互聯網進行不良資產處置的趨勢。今年1月1日至9月27日,阿里拍賣資產處置平台上成交金額同比增長500%。2017年3月25日,廣東省肇慶高新區大旺大道西面的土地使用權、地上建筑物及地上作物經過3059次延遲,3162次出價,以2.07億人民幣起拍6.52億人民幣成交,刷新平台出價次數最多紀錄。2017年8月10日,江蘇省鹽城市鹽紡路20號及規劃雙元路南人民路東西側土地使用權經過783次延時,901次出價,以26.3億元人民幣成交,再次刷新單筆成交紀錄。

集體奔向全牌照金控集團

在做強主業的同時,全牌照也已成為四大AMC共同的轉型方向。對於金控集團而言,集齊信託、銀行、保險、券商、公募基金、期貨、租賃七張金融牌照就可謂實現了“全牌照”,其中銀行、券商和保險三大牌照最為重要。記者梳理發現,四大AMC中,除了華融缺少保險牌照外,其他三大公司均已經手握這三張重要牌照,距離七張的全牌照,四大AMC基本上也僅一步之遙。

與此同時,四大AMC也在積極參與到地方AMC的組建中。其中,中國東方不僅直接持有蘇州AMC10%股權,還通過子公司“東興投資”入股安徽國厚資產和寧夏順億資產,並通過孫公司“邦信資管”持有寧波AMC34%的股權。此外,中國華融、中國信達、中國長城也分別投資入股了兩家地方AMC。

中國東方資產博士後科研工作站的李思維表示,全牌照能夠強化AMC的業務競爭力。平台間可實現業務介紹、信息共享,同時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全牌照經營拓寬了AMC經營風險的能力范圍。風險較高的特殊機遇投資,AMC母公司可以參與﹔風險較低的其他類型金融業務,由對應平台公司參與,以實現全覆蓋風險自低至高的各類金融業務。”李思維稱。

不過,李思維也表示,全牌照AMC在混業經營和金融創新的過程中,平台間難免會出現職能重復和業務重疊的現象,這就提高了金融服務的成本,加大了集團內外監管的難度。對此,李思維建議,全牌照AMC應自上而下做好規劃設計,清理集團內重復職能機構,整合同質業務,控制平台層級數,疏導捋清混業經營中的業務條線,降低監管成本和業務發展成本,做到“有條不紊”、“混而不渾”。

深度參與本輪市場化債轉股

自2016年10月市場化債轉股政策出台以來,銀行等金融機構密集進行項目調研,積極推進債轉股實施。而在本輪債轉股的推進過程中,四大AMC也紛紛利用全牌照優勢深度參與其中。

以中國長城為例,中國長城資產經營部總經理雷鴻章表示,截至目前與中國長城正在洽談債轉股項目的企業有20家左右,涉及洽談意向金額200億元左右。今年以來,中國長城已先後實施了中國鐵物、雲南冶金集團、山東宏濟堂等債轉股項目。

中國信達也表示,自2016年10月市場化債轉股政策出台以來,其要求全國各分公司積極推薦債轉股項目,並多次組織全系統技術培訓。“截至目前,信達先後調研論証了40多個債轉股項目。目前已經簽約的項目是4個,其中中國重工已經完成工商註冊,西昌礦業近期也在進行工商註冊,另外還有十多個項目正在推進中。”中國信達股權經營部總經理酒正超說。

“我們在開展項目時,首先是嚴把入口。對於標的選擇,還是堅持既定原則,特別是在市場化的原則下,我們會按照審慎原則選擇暫時遇到困難的,但基本面、發展方向是好的優勢龍頭企業,選擇適合通過債權轉股權這種方式來優化資本結構、解決暫時的困難後長期來看有發展前景的優勢企業。”酒正超明確表示。

業內人士表示,全牌照是四大AMC開展的債轉股的優勢所在。“全牌照使AMC處理大型不良資產業務得心應手。以市場化債轉股為例,項目體量大,涉及的金融服務多,只有大型金控集團才具備開展該類業務的能力。”李思維告訴記者。他同時建議,未來在市場化債轉股方面,可開展“募”、“投”、“管”、“退”四個環節的市場化、法制化探索,以及AMC與銀行資產投資子公司合作機制的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