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資產市場繁榮原因

1)近年來受宏觀經濟持續調整以及「去產能、降槓桿」等政策影響,不良資產規模持續增加,為地方AMC提供了較為穩定的不良債權資產供給。截至2017年6月末,國內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已達16358億元,較2016年末增加8.17%;關注類貸款餘額為34161億元,較2016年末增加1.90%,預計未來的1-2年國內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仍將逐步上升。此外,信託公司、證券公司等非銀金融機構不良資產以及實體企業不良債權資產亦快速積累,也擴大了地方AMC的業務開展空間。

2)不良資產處置相關政策陸續出台,不良資產管理行業迎來多重政策利好。2016年以來國務院、銀監會等陸續出台了《關於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槓桿率的意見》、《關於市場化銀行債權轉股權的指導意見》、《關於適當調整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有關政策的函》、《金融企業不良資產批量轉讓管理辦法》等,允許地方AMC以債務重組、對外轉讓等方式處置不良資產,同時鼓勵民營資本入股地方AMC,為不良資產管理行業提供了政策紅利。

3)不良資產處置業務盈利空間較大。AMC以低成本收購不良資產,再通過債務重組、清償、債轉股等手段獲得溢價,其盈利模式決定了其較高的收益水平和利潤空間。以中國華融和中國信達為例,2016年上述兩家AMC不良資產經營業務平均稅前凈資產回報率分別為20.7%和21.7%。較為可觀的盈利空間吸引產業資本、上市公司以多種方式參與到不良資產處置過程中來。

 

不良資產的定價較高原因

不良資產定價主要由供給方和需求方進行談判完成,多數考慮借款人、保證人和抵押物的回款,且主要依賴於抵押物的處置回款。在抵押物評估價格的基礎上參考拍賣價格打折並扣除相應處置費用等,得到債權資產價值。

目前不良資產定價過高主要由以下幾個方面的原因:

1、市場參與主體不斷增加,買方的增加使得資產管理公司議價能力有所降低。除四大AMC外,截至2017年6月下旬,全國已有近50家地方AMC正式成立。與此同時,民營資本及少量外資等通過設立非持牌AMC,以協助各類AMC企業處置不良資產、賺取中間差價的方式參與到國內不良資產處置過程之中。此外,2016年11月下旬以來,農行、工行、建行,中行也先後發布公告設立資產管理公司展開債轉股業務。在市場流動性寬鬆的情況下,優質資產難覓,不良資產市場競爭進一步白熱化,資產管理公司議價能力有所降低。

2、經濟企穩回暖,商業銀行對不良資產回收預期提高,對定價期望也較高。2017年上半年,商業銀行基本面延續向好態勢。25家上市銀行撥備前利潤和凈利潤同比分別增長2.09%和3.97%,不良貸款率較年初下降5bp至1.64%。整體上看,商業銀行資產質量和盈利能力均有所回升。加之,經濟增長呈現底部企穩並局部回暖向好的態勢,商業銀行對不良資產回收率預期提高,對不良資產定價期望較高。

以中國華融和中國信達為例,近年來兩者收購處置類已結項目內含報酬率和收購重組類不良債權資產月均年化收益率整體上是呈逐年下降態勢,一定程度上體現了不良資產定價走高,資產管理公司利潤空間有所縮小。

較受歡迎不良貸款類型

在選擇不良貸款類型時,資產管理公司對房地產抵押類貸款有明顯的偏好。如,從中國華融收購重組類不良債權資產行業分布來看,60%的資產分布於房地產業。具備較充足的抵押率是房地產抵押類貸款較受歡迎的原因。此類不良資產通常抵押物為住宅、商鋪或者土地,市場認可程度較高,處置收益相對確定,整體風險較為可控,甚至一些具有區位優勢的項目未來還存在一定增值空間。

資產管理公司處置不良資產方式

目前,資產管理公司處置不良資產的方式主要包括收購處置、收購重組、債轉股三大類。

其中,收購處置類業務是按帳面原值的一定折扣收購不良債權資產,在資產分類的基礎上進行價值提升,然後通過出售或其他方式實現債權回收。收購處置類不良資產主要來自金融機構,尤其是來自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收益主要是買入和賣出不良資產的差價。

收購重組業務是指在不良資產的收購環節,根據不良債權資產實施狀況及風險程度實施債務重組、資產整合或企業重組的手段。收購重組類不良資產同時來自金融機構和非金融機構,特別是流動性暫時出現問題的企業。信託產品、資管計劃出現的不良大多也採取收購重組的方式進行處置。資產管理公司通過收購協議向原債權人收購債權,與債務人及其關聯方簽訂重組協議,確定重組收入的金額與支付時間。相較於收購處置類業務,重組類收入確定性較大。

債轉股業務是指AMC收購不良資產,將原債權、債務關係轉變為與企業之間的股權、產權關係,通過改善企業經營提升資產價值的業務。債轉股主要是針對國有大中型企業的不良債權,能夠參與債轉股的企業要具備一定的造血能力。從現狀來看,資產管理公司持有的債轉股企業大多集中在能源、工業、信息技術等行業的領先企業,具有較大的發展潛力。

不良資產處置後情況

部分綜合實力不強的參與方通過融資、增加槓桿收購不良資產,面臨資金成本過高而處置收益達不到預期的風險,這類機構不良資產處置經驗往往不足,其面臨二次不良風險的壓力較大。部分資產包規模較大,准入門檻高,處置周期較長,對買售方的資金成本、不良資產定價能力要求較高,四大AMC在這方面具有一定資金和經驗優勢。部分地方性AMC或其他參與方通過合作形式參與不良資產處置的業務中,也能降低二次不良的風險。部分私募基金通過投資不良資產證券化產品次級證券參與,缺乏相關處置經驗的投資者更傾向於選擇認購不良資產投資基金或合資的模式。同時,越來越多的不良資產二級市場投資主體傾向於與不良資出售方進行合作處理,以降低所面臨二次不良的風險。

國企與民企不良資產處置區別

為防止國有資產流失,國企不良資產的處理應依法處置、流程清晰、程序到位,並遵循公開、透明、競爭、擇優等原則,整體處置周期較長。國企不良資產可考慮債務重組或債轉股形式,將企業債權轉變為股權,在財務狀況好轉後通過企業回購股權等形式退出。而民企不良資產處置方式較為靈活,所考慮的因素也較為簡單,只要達到買賣雙方合理價位即可實現快速處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