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中國轉型的典型一幕,生長與潰爛同在,合理與無序交織,成功與失敗雜糅。

二十年前,中國經濟斷臂求生,將可以拖垮國家的萬億不良資產果斷剝離,以求換得金融業和整體經濟的輕裝改革。食此壞帳腐肉而生的「禿鷲」,開始盤旋其中。

二十年後,中國經濟舉世矚目,再次面臨轉型關頭,萬億壞帳再次凸顯,新一批「禿鷲」——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正摩拳擦掌。

在美國,處置不良資產的公司往往被稱為「禿鷲」。他們靠那些「腐肉」為生,也替整個經濟體清理垃圾,是經濟生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在中國,這個領域長久以來像個荒漠。直到1997年11月17日,中國金融業的歷史才從此轉折——中央的第一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就對金融體系動「大手術」的步驟之一,剝離銀行業的巨額不良資產,並成立四大AMC(華融、長城、東方、信達)的方案,正式確立。

1999年,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正式誕生。它們以央行再貸款和定向發行金融債的方式,分別對口承接了工、農、中、建四大國有銀行共計1.4萬億元的巨額不良資產。

在接下來十五年里,從四大資產管理公司以取得不良資產時的折扣收益、房產等質押物價值增長收益、兼并重組等整合收益以及稅收優惠收益四大方式獲利豐厚。以信達和華融為例,頂峰時的ROE水平基本在30%以上。

近年來,宏觀經濟出現新的周期波動,具有以下三點較為明顯的特徵:

1、從長期的趨勢來看,經濟處於結構性調整當中,傳統產業的去產能以及創新模式的試錯,都可能意味著不良資產的新增;

2、從經濟周期的角度來看,中國經濟正處於周期的底部,經濟運行的風險較高;

3、從利率市場化趨勢來看,銀行資金成本的上行,也會倒逼銀行資產端配置風險偏好的提升,客觀上也會進一步拉升銀行不良貸款和不良率的上升。

因此,不良資產規模不僅面臨歷史性爆發,而且總體規模還將持續擴張。

區域性、局部性風險暴露增多,金融行業也逐漸意識到風險與背後的機會。

商業銀行不良貸款增速加快。為加快推進不良資產風險化解工作,2013年11月28日銀監會發布《關於地方資產管理公司開展金融企業不良資產批量收購處置業務資質認可條件等有關問題的通知》,允許各省設立或授權一家地方AMC,參與本省範圍內金融企業不良資產批量收購和處置業務。2014年7月末開始,中國銀監會相繼正式公布了全國首批可開展金融不良資產批量收購業務的地方AMC名單,不良資產處置的市場化進程逐步拉開帷幕。

在新的經濟周期下,不良資產有什麼特徵?

在新的不良資產處置市場競爭中,有什麼新的博弈規則?

在新的產業交替過程中,有什麼值得留意的不良資產投資領域?

網際網路和大數據技術的出現又會對不良資產處置方式帶來怎樣的變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