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衰朽者,將來可能重放異彩。現在備受青睞的,將來可能更受青睞。」繼東方圍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率先提醒不良資產管理公司的投資機會,並推出專題報告《貪婪的禿鷲》後,不良資產管理行業受到市場熱捧!針對投資者關於AMC的更多問題,我們特意再策劃組織本次電話會議,邀請到行業的權威專家,為大家深度解讀不良處置行業現狀!以下是本次電話會議紀要:

一、專家觀點:不良資產市場生態

為了大家便於理解這個市場,我把不良資產市場生態系統的主要玩家分成六類:

一,銀行以及銀行業的金融機構,主要是銀行,現在也包括信託,甚至資產管理公司,它們也在做類貸款的業務。它們都是不良資產產生的源頭。

第二類,一級的批發商,主要是資產管理公司。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最早是1999-2000年成立的。分別是華融、東方、長城和信達。這裡面華融和信達是在港股上市的,長城和東方目前已經改制,國務院已經批准,但是目前還沒有上市。

第三類,新的生力軍是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最新數據,目前已成立十八家。最早是從2012年財政部和銀監會有一個批量轉讓管理辦法,第一次官方提到可以成立地方資產管理公司。2013年,銀監會出了地方資產管理公司設立的資質認定。最近這兩年成立的比較多。

生態鏈再往後的第四類參與者是做不良資產投資的機構。在浙江、廣東有很多民營的資本專門從事不良資產投資的機構。在上一輪外資投行、外資基金在2001-2007年非常活躍。2008年以後,很多外資慢慢階段性地退出市場。

第五類是不良資產的服務性機構。有律師,給不良資產提供訴訟服務、清收服務、轉讓的交易服務。還有評估師、拍賣行。在國有資產管理公司處置資產的時候,拍賣行作為資產公開處置的通道,並幫資產管理公司找到買家。

最後一類也是第六類是不良資產的最終投資者。他們是需要這些不良資產,包括房產、廠房、設備、股權,是最終來買這些不良資產的人。這個類別沒有明顯的行業歸類,只是不良資產最終的買家。

不良資產的的餘額在過去四年中不斷增加。最新數據顯示,銀行金融業不良資產餘額達到1.92萬億,占比達到2%。現在按照銀監會的口徑,五級分類的後三類是不良,即次級、可疑、損失類。但是其實很多沒有歸到不良的關注類資產也是潛在的不良,向下遷移的可能性比較大。另外很多銀行在財務報表上公布的逾期貸款是不良貸款的兩倍。

那麼,在現在經濟下行風險比較大的情況下,逾期貸款基本上可以被認定為真實的不良。從這個角度看,真實的不良或者潛在的不良已超過1.92萬億。至於超過比例多少,每家都有每家的看法。很多外國投行在做報告時更悲觀一些。在2013年,像惠譽發布的報告中不良餘額大大超過這個數字,達到非常高的比例。我們在實務中,也遇到過有些銀行的貸款,因為逾期沒有超過180天或者管理層認為可回收性比較高,暫時沒有歸到不良的情況。

所以,真實的不良餘額還是挺高的。其實,按照帳面數1.92萬億,這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市場。給大家一個參考,1999-2000年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剝離的資產是1.7萬億。那批剝離的是《商業銀行法》頒布之前,即銀行沒有變成商業銀行以前發放的貸款,剝離也是政策性的剝離。

2004-2005年,五大國有銀行上市,又進行了一次資產剝離。這輪資產剝離是在銀行上市前把可疑、損失類資產全部剝離出來。可以說,這輪是准商業化的操作。因為它不是一對一的剝離,而是讓四家資產管理公司自主競標,監管部門按照評標標準評標。那麼,這輪剝離的不良資產總共是3萬億。現在公布出的1.92萬億餘額與上兩輪比,體量是相當的。如果未來有更多的不良資產暴露出來,那麼這個市場要比前兩輪的體量還要大。

接下來,我想說一下,我們可以從四大資產管理公司過去十年的經營來了解它們是怎樣做不良資產業務的,因為信達和華融已經上市了,可以從他們的招股說明書去了解其業務模式,同時了解不良資產投資、處置的特性是怎樣的。

當然,在2008-2013年之間,不良資產業務有中斷的,因為這段時間銀行出來的不良不太多,資產管理公司進行多元化經營,參股了很多金融機構,也做了類似結構化融資的一些業務。目前,資產管理公司每家的體量在4000億到6000億之間(總資產規模),凈資產500億到1000億。信達最近又收購一家商業銀行,它的資產規模更大。

下面我介紹也介紹一下地方資產管理公司。財政部和銀監會在2012年發布的[2012]6號文《金融企業不良資產批量轉讓管理辦法》,針對財政出資或是國有的金融企業,10戶以上的打包轉讓的必須面向AMC,AMC可以是四大,也可以每個地方成立一家AMC。同時規定個人貸款不能批量轉讓。2012年的這個規定地方AMC註冊資本不低於100億元。

2013年銀監會又發布《不良資產批量收購處置業務資質認可條件》,即[2013]45號文,把註冊資本的門檻降到了10億元。對於地方來說,成立一家資產管理公司,10億元不是很高的門檻,很多地方資產管理公司資本規模達到50億元。在[2013]45號文還有一個限制性規定:地方AMC只能通過債務重組的方式處置,這是限制了地方AMC做業務的手段。四大AMC早期的處置方式是訴訟或是重組,重組是對債務的還款期限、還款金額進行重組。

到中後期,處置的方式是打包對外轉讓。對於地方AMC不得轉讓,我的理解是監管部門希望地方AMC提供一些更基礎的服務,把不良債權真正化解掉,而不是讓它在社會上流轉。但我個人認為這個不太合理。第一、不良資產的規模超出了監管層的預期(太多了);第二、限制地方轉讓不利於資產的價值發現。

為什麼四大AMC的處置方式很多是轉讓呢?一是有資源限制的原因。每家AMC的每個省、每個分公司差不多就40-50人,做業務的也就20-30人。而每個省不良資產有100億以上,那麼20-30人管100億實際上是管不過來的。每個資產經理可能要管上千家的債務人,如果都做債務重組,項目經理談是談不過來的。所以,國有四大AMC很大程度上是在做不良資產的批發商。

地方AMC現在也變成這樣的情況,它收購的不良資產越來越多後,項目經理管不過來,很難做到每戶都去談債務重組。地方AMC可能在協調地方政府、投資部門時更接地氣一些,但它也不一定是處置回收債權的最佳人選。它可以在社會上找到把債權回收得更高的人,這樣它把債權賣給那個人,對於它來說更好地實現資產價值最大化。從整個社會來說,也是「帕累托改進」。另外,批量打包轉讓比單戶債務重組能更快回收現金,地方AMC的註冊資本10億,初始資金用完了,資產還拿在手上,後續收購就沒有資金了。所以地方AMC債務不得轉讓的規定有點限制了業務的發展。

當然我們和地方AMC交流時,它們也有些變通的辦法。比如,把資產打包轉讓優先級受益權,回收一部分現金。還有是單戶資產權益的轉讓,在香港也有這種做法,被稱為衡平式轉讓或者說信託轉讓。不良資產的權益都轉讓給受讓方,資產的處置權也委託給受讓方,只不過債權名義上還在我原債權人底下。不過這樣,會增加一點管理成本。比如,去法院起訴,變更、需原債權人出具相關文書、蓋章。總之,地方AMC的對外轉讓已經想了很多辦法來突破這條限制。

社會投資人、服務機構這塊也值得介紹一下,有三點和大家交流:

專門做不良資產的資深投資人會從資產公司買不良資產,2005年之前掙錢機率很大,2007年之前也能賺不少錢。因為不良資產的很大的價值來源為抵押物(土地,房產),在2003-2010年,不良資產增值很快。有資產管理公司在2010年成立10周年時總結經驗教訓:不良資產增值太快,如果慢一點,收益更大;

服務機構。我們曾經在浙江處理過一個比較大的資產包,有1000多戶。我們用了不超過兩年的時間把它處理掉。主要經驗是依靠當地的拍賣行。我個人觀察到浙江、廣州服務機構活躍。它給你做服務,幫你找下家找投資者的服務做得非常活。這樣這些地方的不良資產流動性更好,加上經濟相對活躍,投資人更多。所以說,不良資產的服務機構是很有意思的。

這輪出現的新的投資人或者服務機構,是利用網際網路平台做不良資產處置的。比如淘寶網有司法拍賣的頻道。因為淘寶網和江蘇浙江的法院系統有合作,所以在淘寶上能找到江浙兩省的法院系統委託拍賣。上海這邊的法院系統有單獨的拍賣網站。早期參與網際網路金融、徵信管理的利用網際網路切入不良資產的市場。我們也接觸過幾家網際網路金融企業,它們有一個比較全的資料庫。一方面是對接徵信系統的資料庫,另外一個自己開發的機器人來獲取一些如消費數據等數據,兩個資料庫來挖掘債務人的隱匿資產。這一塊對於小微的貸款特別有用。小微企業數據比較多,而四大AMC沒有太多精力去做小微貸款,存在效率低下的問題。所以,這些可以委託給新型的網際網路委託管理平台。

還有一塊是個人貸款,銀監會規定不能批量裝讓,銀行可以進行非批量轉讓。部分銀行已經做了,並且向監管部門報備過。但這一塊可能會引起社會的不安,因為涉及的面比較廣;其實在國外大量做的是個貸的不良資產,因為信用管理比較完善。但國外個人可申請破產,中國沒有個人破產制度,加上徵信管理越來越完善,所以網際網路的徵信平台和小微貸款服務平台發展前景大。這是傳統AMC因為人力資源原因不太能夠覆蓋到的。我覺得這一塊也是一個市場機會。

簡單講一下不良資產盈利策略:過去一個周期做不良資產盈利最大的一個邏輯是抵押物的增值,這個今後還能存在。上游我向銀行買的時候不一定能買到便宜的,下游挖掘資產的最大價值。對於不良資產投資人,發現小戶價值的成本比較高,所以小戶會進行打包。在我能下,拆得越細越好,誰出價高給誰,基本是本地的投資人購買不良資產。

第三個邏輯是對小微的貸款要發掘更先進的工具。如果能找到貸款當事人,抓住他的要害,比起公司貸款回收性還是挺高的。在過去一年中,個人貸款性價比達到70%以上甚至100%

第四類是進行債務重組或企業重組。主要針對規模以上企業甚至是上市公司。去年大家也看到比較好的一個例子是超日太陽能的重組,有興趣可以看一下這個案例。這一塊因為是規模企業,處於階段性的產能過剩階段,前景比較好的行業,財務投資人與產業投資人攜手完成。這也是一塊值得關注的方向。因為中國經濟下跌風險的影響的企業面比較廣;而現在中國企業的資產證券化率比上一輪要高很多。所以,這一輪不良資產潮中涉及的上市公司重整會層出不窮。好的,我的發言部分就這些了

二、銀行王劍:不良資產標的梳理

因為行業內容吳總已經講解得比較清楚了,我這邊就投資標的做個梳理,給大家作參考。剛剛吳總也講到,整個產業鏈分好幾層,最上面是四大AMC、省級AMC,下面是幫忙AMC做處置的一個群體,最下面一幫是真正的投資人,不良資產(廠房、設備)的終端投資者。我們現在講標的,太直接的標的不是很純正。

我這邊可供大家關注的真正的標的有這麼幾類:

第一類,海德股份,是第一個公告稱申請牌照的,目前就這麼一家。至於有沒有申請到還沒有公開的信息。它是在海南,大家也看到,海南的不良貸款沒有多少。所以,它拿到這張牌照,能在海南省內從事不良資產收購工作也沒有多大意義。我們懷疑,它會從其他資產管理公司那裡收購不良,這個是不需要牌照的。另外是從銀行那裡非批量收不良,同樣也不需要牌照。我們懷疑,海南省內不良不多,它是想做後兩類投資者。

第二類標的是現有AMC的關聯企業。這裡有分三種:一是參股省級AMC,包括陝國投和泰達股份,這兩個都是小比例參與了當地省級的AMC。未來還可能會有上市公司與AMC的業務協同。比如陝國投,它是一個信託公司。等AMC從銀行收購不良資產後,再通過信託公司包裝成產品賣出去。這是一種比較典型的業務合作方式。

關聯公司的第二類是兄弟公司。簡單說,這個上市公司和省級AMC受同一個控制人控制。比較典型的是浙江東方和ST川化,這兩家在市場注入了一定預期。

還有一類標的也是關聯公司,它是作為省級AMC的子公司,這裡有一個標的是天津普林。這些都可以關注。

另外,除了我剛剛講的AMC之外,還有民營AMC、剛起步的AMC或是終端投資人。這些大家要尤其關注,理論上任何合法投資者都可以充當這一類。所以,各行各業上市公司裡面都可能出現在自己熟悉的行業領域內找一些不良貸款,自己把它盤下來,收回後再運作。靠自己的實力收回運作這些都有可能。我們每個行業分析師可以在自己的研究範圍內尋找是否有這樣的公司,投資機會比較廣闊。

在此,我就做一個提示。這個板塊現在剛剛起步,相信明年會有更多的上市公司進入這個領域。有些省級AMC會會通過借殼或者IPO上市,到時候我們會有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