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訊獨家報導

高達兩兆元的AMC市場,讓各路人馬垂涎三尺,掌握第一手訊息的銀行大股東們,也不落人後,積極搶進市場,他們是怎麼玩的?

在政策的催逼下,二○○二年開始,國內各銀行幾乎傾全力打銷呆帳,大賣不良債權,大批銀行賣斷的不良債權,讓以外資為首的AMC大舉進場參與不良債權的標售,使得台灣AMC市場生氣蓬勃;國內的AMC市場雖然起步較晚,但不讓外資專美於前,國內各金控、銀行除聯合成立台灣金聯外,也另外自行成立AMC,「有錢自己賺」,甚至連銀行大股東也來分一杯羹,悄悄標走為數可觀的不良債權。

「有利可圖」是各路人馬爭先恐後進軍AMC最重要的理由,市場人士指出,有擔保的不良債權,公開標售大約可以賣到二到三成,無擔保(信用卡、現金卡、信用貸款)的不良債權大約賣三%到一○%,前者再轉賣出去可以提高到五成以上(以轉手給原貸款人的成交機率最高),後者經過催收公司也有可觀的利潤。

「公開標售」像綁標多數落入「自己人」手裡

第一銀行在○二年以約兩成價格,賣出一筆一三○億元不良債權給澤普世後,雖然掀起各銀行大舉出售不良債權的行動,但也引起部分銀行的反思:「與其低價賣給外資,讓外資飽賺,不如自己來。」,因此不少金控開始轉投資,或與外資合資成立AMC,像華南銀行在一銀大筆出售不良債權後,原本打算「比照辦理」,但後來發現賣給外資價格實在太低,和外資合夥,也要讓外資賺一手,精打細算的結果,決定由銀行自行催收,成效不差,由於銀行催收成績單不錯,由金控轉投資的華南金資產也一直到今年五月才成立。

另外,幾家金控成立百分之百控股的AMC,均以自家的不良債權為主要標的,雖然都有「公開標售」的程序,但由於底標都很高,標售的結果幾乎都是自家AMC以「最高價」得標,其他參與者也似乎很清楚自己的「陪榜」身分,一些洞悉這種「綁標」作法的AMC,通常不會去參加投標。

不過,這種作法是可以理解的,因為AMC價格標得愈高,銀行的損失就會愈小,有時還有利潤回沖,像今年六月台新銀行標售一筆二十九億多元的壞帳,由台新AMC得標,結果由於得標價格較高,高於當初提列呆帳時評估能夠回收的金額(帳列價值),台新銀行因此回收三億多元,對當月盈餘貢獻不少。由自家AMC購買自家不良債權最大的好處是「出價較高」,因為別家AMC會有成本考量,價格高過一個水準,就不會搶標,而對銀行而言,此種作法最大的好處應該是方便作帳。

寶華大賣三百億給耐斯陳哲芳,萬泰賣一百億給許勝發

同樣是「自家人」,由金控轉投資的AMC,不良債權其實是「左手換右手」,都在金控的口袋裡,出售的損失、利潤都會在金控的財報上呈現,透明度較高;但由銀行大股東轉投資的情況就不同,大股東即使以較高或行情價得標,讓銀行的損失較低,但將來龐大的處分利益卻會多數進了大股東口袋,實在有待商榷。

但是,在主管機關對逾放數字下降採積極的「數字管理」,對不良債權的後續處理「消極管理」下,不少大股東們的AMC也悄悄成軍;而且,這些由大股東自行設立的AMC,為掩人耳目,公司的大股東幾乎都是透過好幾家投資公司作掩護,如果不仔細探究,並不容易發現AMC得標人就是大股東本身。

本刊調查發現,有上述情節的銀行不少,包括最近在國票金改選取得最大股東資格的耐斯集團陳哲芳旗下的寶華銀行,在今年六月底大舉賣出三百億元不良債權,由陳哲芳和美國通用集團旗下的GMACCM合資的AMC得標,陳哲芳大賣不良債權與符合政府對逾放比管理的時間壓力有關,另一方面也與引進GMACCM資金有關(寶華詳另文)。

另外,以George&Mary現金卡打下一片江山的萬泰銀行,近年也積極打呆帳,降低逾放,為減輕經營壓力,萬泰一方面引進外資奇異資融,另一方面也積極處理不良債權,而和萬泰銀行董事長許勝發家族有關的AMC也標下不少銀行的不良債權(萬泰詳另文)。

除寶華、萬泰之外,安泰銀行截至去年底,三年內也賣了一百六十多億元不良債權,其中除了賣給台灣金聯跟外資Colony外,也有四十五億多元不良債權賣給長鑫資產管理,這家在○三年二月成立的公司,董監事都是個人,但董事長林樹旺卻是當了宏盛建設十多年的監察人,宏盛和安泰銀行的大股東都是宏泰集團的林堉璘;據了解,林樹旺是林堉璘的律師,也是時代法律事務所的負責人,和三重幫關係密切,曾經幫聯邦集團林榮三打過選舉官司。

從安泰銀行財報來看,由長鑫標下的四筆不良債權,價格都很高,像○三年九月以四•二二億元標下五•九六億元不良債權,是不良債權的七成價格,同年十二月以九•九一億元標下二十二億元不良債權,也有四成多,去年的兩筆也有四、五成的價格。

林樹旺是林堉璘的律師「王勞倫斯」讓市場驚訝

以行情價來看,如果長鑫真是由林堉璘輾轉投資,相較下,林堉璘雖然以大股東身分吃下自家不良債權,但以高價得標,讓銀行損失降低,對安泰的股東還算有交代,另據了解,林堉璘在安泰持股高達八成。

還有一家情節比較離奇的是中華銀行,該行去年底開始積極出售不良債權,截至今年五月底,總共有七筆不良債權,將近二十四億元不良債權進入由王勞倫斯輾轉成立的翊豐資產管理公司。

而這位以英譯中的名字擔任AMC大股東,希望魚目混珠讓外界以為這是一家由外資成立的AMC的「外國人」的真實身分,就是中華銀行大股東王又曾的小兒子王令興,王令興目前擔任集團旗下亞太線上娛樂協理,他哥哥王令僑是中華銀行協理,掌管信用卡部門;「王勞倫斯事件」經今周刊報導後,中華銀行今年六月出售一筆三.九億元不良債權,出售對象就不再是「自己人」翊豐,而是由磊豐資產得標。

除寶華、萬泰、安泰、中華這類由大股東隱藏幕後大標自家銀行不良債權的模式,也有一些AMC的大股東是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外資,這類AMC通常有特定的搜購對象,而且,通常標完某家銀行AMC後,就未在市場有其他活動,是否和大股東有關不得而知,但讓市場人覺得有點怪怪的。

高達兩兆元、且中間有豐厚利益的不良資產市場確實讓人垂涎,有利可圖的市場人人有興趣無可厚非,但身為利害關係人的大股東如果不思如何好好經營銀行,讓銀行獲利提升、提高股東權益,反而在經營壓力大必須大打呆帳的情況下,不忘記牟取個人利益,主管機關、股東們實在有必要好好監督。